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谁为车祸重伤者赔偿

2018-09-13 16: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中国科技报
  次点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家住辽宁省营口市的刘静,10年前遭遇了一场二死六伤的交通事故。当年29岁的刘静尽管幸存,但其身体却造成了严重伤害。成了她一生难以抹灭的痛苦。让其精神无法抚慰的是,车祸发生10年了,她至今也未得到赔偿。为何索赔之路绵绵无期?究竟何时能得到公正赔偿?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悲惨的事故令刘静不堪回首
  2008年11月6日,刘静及其他三名乘客乘坐董庆云父亲驾驶的董庆云名下的出租车驶往鲅鱼圈。当车行至营口沿海产业基地新联大街与民生路交叉口处,被翟成功驾驶的王玉亮所有的借给中交四局使用的私家蓝鸟轿车从左侧严重撞击。导致出租车司机(董庆云父亲)及一乘客当场死亡,刘静身体多处重度损伤生命垂危,另二名乘客轻伤。翟成功驾驶的车内三名中交四局的工作人员受伤。
  刘静所受损伤为:脑震荡、头皮裂伤、创伤性湿肺、血气胸、肺挫伤、多处肋骨骨折、右腓总神经损伤、右腓骨骨折、骨盆多发骨折、肾挫伤、L5-51间盘突出、神经损伤、双下肢肌力下降。刘静在北京又进一步诊断为脊髓损伤、创伤性病理性疼痛、双下肢肌力4级。经司法鉴定确认刘静为神经损伤脊髓损伤,双下肢肌力4级,为4级伤残,肋骨8处骨折,9级伤残。 严重创伤病理性疼痛使刘静彻夜不眠,精神损害严重,刘静住进了营口市精神病院。
  事故责任书上为何有人代替事故员签字
  2008年11月24日营口市交警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事故双方当事人分别为董庆云(出租车)和翟成功,双方为对等责任,即董庆云和翟成功各50%责任。
  近期,在董庆云的配合下,刘静的姐姐刘文得知了如前所述的事实真相。因此,刘文认为,营口交警的责任认定书是完全错误的。一是事故责任主体不仅仅是中交四局肇事司机,更重要的是中交四局不能逃脱民事赔偿义务;二是事故责任划分错误,蓝鸟轿车正面撞击出租车左侧面,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后期经董庆云介绍得知,在刘静生命垂危,刘文疲于奔波抢救妹妹之时,交通部门已经对事故二位死者作出了80%赔偿、其他二位伤者100%赔偿的调解协议,并由中交四局全部支付完毕。而后,交通部门一直协调刘静与中交四局之间的赔偿事宜,历经2年之久。使刘静丧失了不服责任认定,申请复议的机会。刘文提供了2011年6月20日交警为刘文和中交四局调解终结的笔录复印件佐证。
  刘文还给记者出具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营口市交警处理事故警官金某接受当事人询问时坦承,中交四局应承担80%的事故责任。那么,大相径庭的事故责任认定书金某咋会签字呢?金某说,自己并没有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刘文通过金某以往的签字笔迹发现,责任认定书上金某的签字系他人代替的,绝非金某的笔迹。
  刘文说,如此认定责任主体和责任划分,中交四局肇事司机逃避了的交通肇事犯罪的追究。中交四局也逃避了事故责任的追究和影响。
  事故处理的诸多问题留下隐患
  由于交警部门以上的弄虚作假行为,使事故的真相被隐瞒。中交四局一直以极不配合的态度参与诉讼,并称此事故与其没有任何关联、拒不承担赔偿义务的态度;翟成功从中交四局辞职,无法查找,法院只能通过公告的方式送达法律文书。直至董庆云发现如此下去法院审理的结果将对其不利,才将事实真相和盘托出。至使法院重审案件,并在重审时对董庆云提供的案件事实进行了核实并基本确认。针对相关情况,法院向交警部门送达了此次案件疑点解释函,要求对相关问题作出解释。但时隔六个月之久,没有音信,被害人刘静姐姐四处投告无门。近期,刘静接到法院将于2018年9月6日复庭的通知。
  营口交警对事故的错误处理,导致事故真正的赔偿义务人得以逃避赔偿义务,确定的赔偿义务人以当初交警的承诺为由拒绝赔偿,且没有能力赔偿和无从查找,以至于被害人历经10年磨难,受尽折磨,不堪精神重负,住进精神病医院。营口交警的错误行为给刘静造成了一百万元以上的经济损失。刘静的胞姐刘文,十年来一边照顾病残的妹妹,一边维持生计,一边四处投告,真的是告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了。只希望新闻媒体将此事公之于众,让老百姓为自己说句公道话,让相关领导和人员沉睡的良心警醒。
  在营口市交警的“帮助”下,肇事司机系中交四局职工,当日驾车为单位买水果招待领导检查工作。但在交警的“掩护”下,中交四局对事故受害者刘静的赔偿态度,也是与己无关,作旁观状。
  刘文说,对于事故中的二位遇难者,中交四局支付了80%的赔偿费用,出租车内的另二位受伤者支付了全部的赔偿费用。谁曾想,到了刘静的赔偿,交警和中交四局竟然实行了一个车祸两个标准。
  无奈之下只能起诉
  想达到的目的达到了,对刘静的赔偿问题中交四局及营口交警再也不积极解决了。无奈之下,刘静于2012年6月将包括中交四局、保险公司等6个单位和个人起诉至营口市站前区人民法院。2016年5月,站前区法院依据营口交警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确认的责任人及责任划分作出一审判决,翟成功、董庆云及保险公司等总计应赔偿刘静的经济损失131.3054万元(未包含刘静现在正在进行的抢救及维持原有状态所作的治疗费用及将要进行的鉴定等费用),中交四局不承担责任。
  翟成功经公告送达判决书,实际其未能收到。刘静和董庆云均不服,提出上诉。在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营口交警的严重违法违纪行为浮出水面。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发回重审。营口中院的裁决特别提到了被上诉人中交第四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问题。
  刘静何时能感受到司法公正的温暖
  29岁至39岁,是一个女人的黄金岁月。而刘静则在这10年间,却躺在手术台和病榻上承受着车祸带给她的无尽病痛的折磨。抢救时,交警和保险给她垫付极少的费用,巨额的医疗费和护理费完全是自家筹措的。父母年纪老迈生活不能自理,姐姐刘文既要护理她,又要跑有关部门索赔。一起车祸毁了几个家庭,而有关部门的违法违纪又使这个家庭索赔无门、雪上加霜。尽管如此,刘静一家还是相信司法公正的力量。
  提出依法治国已有数年了。依法治国就是要在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方面,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通过诉讼解决,通常是人民群众解决问题的最后的方式,如果司法都不能维护社会的公正,那就没有公正可言了!
  刘静一家相信朗朗乾坤之下,尤其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刘静的车祸赔偿案会早日得到公正圆满的解决。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16-2018 上海女性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yuwe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