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 > 养生 >

低龄遗体捐献样本不足1%

2018-04-21 11: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五元源码铺
  次点击

低龄遗体捐献样本不足1%

  市红会和北京解剖学会在长青园骨灰林内悼念志愿捐献遗体的逝者 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近日,一阵募捐风波之后,5岁罗一笑小朋友走了,遗体被送往了深圳大学医学院,作为该医学院今年的第53位无语体师,用于临床医学科研和发展。鲜为人知的是,在医学界,捐献遗体作为医学研究的个体非常之少,像罗一笑小朋友这样的低龄捐献者更是极其罕见,难以满足临床科研的需求。

  没有骨灰的陵园 16年的数字只有“2097”

  北京东南五环与六环间,有一处公墓,名叫“长青园”。每年清明时节,这里都会迎来大量的祭奠哀悼者。与其它墓地不同的是,陵园一角的“生命”纪念碑处,密密麻麻地刻着一排又一排的名字。有些名字用可粘贴的点缀框了起来,有些名字旁边小心地贴着不足一寸的照片,还要注意不挡住旁边的名字——这是家属从2097个名字中能给予亲人的最后一点“特殊”哀思。

  没有骨灰,他们是遗体捐献者。“2097”是截至2015年北京地区遗体捐献的总数。北京志愿遗体捐献工作始于1999年,公开数据显示,1999年至2015年,北京市有19908人报名志愿捐献遗体,2097人实现了遗体捐献。不同于多家医院可接受器官捐献,北京地区只在三所医学院校设置了遗体捐献接受站,分别位于协和医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和首都医科大学。这些遗体主要用于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

  由于北京地区禁止遗体买卖,因此志愿捐献遗体就成了医学院校实体解剖操作的唯一来源。首都医科大学负责遗体接收工作的王老师介绍说,该校2016年接收了45具遗体捐献,“比往年多点,2015年的数字是40。”北京大学医学部2016年也有所增加:“2016年是73,2015年63,” 北医遗体捐献站工作人员谷培良说,“2008年,遗体捐献只是29具,记得当时老师告诉我,这个数字已经持续了七、八年了,之前都是负增长,直到2009年经媒体宣传过后,数字才出现缓慢增长。”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志愿捐赠遗体接受站2016年接收遗体147具,由于儿童遗体无法用于教学,仅限于科研,因此协和站目前不接收儿童遗体。“协和之所以数量较多,因为很多捐献者是协和的病人,或者对协和有特殊的感情,因此指定到协和来捐献遗体。”工作人员表示。

  从全市来看,2015年全年共收到235具捐献遗体,与2014年的231基本持平。“近几年都是二百多,比起之前有所增加。”北京解剖学会秘书长司银楚说。

  样本稀缺 十几名学生解剖一具遗体

  尽管数字有所增长,但相对于医学院校的临床科研来说,北京解剖学会秘书长司银楚认为仍不能满足需求。“目前普遍来看都是十名或者十几名学生一组,共用一具遗体进行临床解剖操作,比较理想的状态应该是4或6人一组,这样可以保证每个学生的技术操作练习到位。”司银楚介绍说,在医学院校,解剖学是入学后的第一学期的必修课,除了解剖理论的学习,解剖操作对于医学生了解人体结构非常重要,“皮肤怎么切,神经怎么分离,刀怎么拿,这些技能的培养必须需要实际操作。”

  同时,司银楚指出,由于遗体捐献的接收数量有限,诸如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等医学院校,就只能通过购买遗体标本或者购置模型的方式完成解剖课。

  面对需求缺口,首都医科大学王老师认为,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

  低龄遗体捐献存争议 样本更是不足1%

  据了解,在实现遗体捐献的人群中,以八九十岁的老人为主,也有年仅几个月的婴儿或者低龄儿童。但整体来说,低龄遗体捐献的数量非常少。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三个接收点和市红会遗体捐献管理办公室了解到,每年的低龄遗体捐献者不超过5个,1999年以来的更少,仅为20个左右,这意味着低龄遗体捐献者约为整体捐献量的1%。北青报记者从首都医科大学得到了类似的答案:“很少很少,今年的45位捐献完成者中,没有儿童。”

  这其中的原因不难分析,“遗体捐献是由捐献者自己提出意愿和申请的,儿童的遗体捐献只能由父母或其他亲属代为完成,捐献孩子遗体,对于父母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司银楚说。

  对于低龄遗体捐献者,业内有不同的看法。司银楚说,从临床医学的角度来看,人体不同成长阶段的形态、脏器功能和发育情况都不一样,所以不同年龄段的遗体研究都有一定意义的,“另外可以从疾病成因、病理角度等分析儿童疾病,对医学来说是有帮助的。”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16-2018 上海女性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yuwe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