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团旗下 >

大学教授为什么敢把手伸向女学生?

2018-07-10 15:4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中国科技报
  次点击

7月8日一篇名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热传。该网文中,五名女性举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根据报道,五名女性已于两个月前向学校纪委实名举报。引起广泛热议。而据记者从校方了解到:中大已经关注到网络反映人类学系教师张鹏有违师德师风的信息。今年4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南方都市报)

不清楚这些对教授、院长心生敬仰、对学术身怀梦想、对人生充满希望的女孩子,是怎样度过一个个被羞辱之后的无眠之夜?又是怎样面对自己内心的不停诘问?又将带着怎样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去面对以后的生活……特别是在当前舆论环境之下,她们还要忍受“一个巴掌拍不响”、“诱奸不是强奸”、“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诸如此类的舆论压力。在呼吁社会对受害女生多一份宽容的时候,我们更有必要反思,是谁给了教授院长们发泄淫威的权力?

关于大学老师潜规则女学生的新闻每年都会发生几起,甚至更多。几年前,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女留学生王静实名举报该院副教授余万里,自称遭其性侵犯。中央音乐学院一名70岁博士生导师、教授自曝曾与一名报考该校博士研究生的女学生发生肉体关系,并收受该生10万元贿赂,以助其顺利考博。中央美院教授丘挺潜规则多位女大学生,还曾对外公然炫耀,能搞到女人是他的本事,没本事的男人只能搞一个女人。

校园性侵案为何屡禁不绝?除了老师特有的权利对学生威胁不让毕业、挂科等。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调查和取证难。告发老师性侵女学生?如果老师死不承认,又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仅凭被害人的陈述,很难定罪。再者说,老师肯定会反咬一口,说你为了毕业或者别的什么理由,是你在色诱他,要和他做肉体交易,又或者说你俩是恋人关系,发生性关系属于自愿行为。这种事情,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定性,你在揭发的同时,还要面对来自于各方的压力,稍有不慎,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人唾骂。

而对于这种事情的做法,学生的处理方式也普遍分为两种,一种是接受老师的允诺,日后继续和老师发生关系以换取利益最大化,这种学生的心里已经发生了扭曲,有些甚至变被动为主动,主动去用肉体和老师做交换。另一种方式,就是忍气吞声,害怕将此事抖搂出去自己没法在学校继续待下去,老师掌握了学生的未来,你能不能顺利毕业,能不能就业全在于老师,有些是因为老师利用裸照、视频作为要挟而不得已闭口不言。但是,往往还是会多次遭受侵犯,甚是会让性侵者变本加厉。

再者,由于文科院校的评价体系不客观,导师对于学生有着杀生予夺的权力。如果遇到色狼,不配合,不愿被潜规则,你可能拿不到学位。面对这样的困境,女学生内心的挣扎谁能理解?这是权色交易吗?权色交易是一个出卖色相,一个出卖权力,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一个女学生如果只有跟导师上床才能拿到学位,这是怎样的权色交易?这是长得漂亮的过错吗?

《中国青年报》报道,全国妇联一项针对北京、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57%;而在另一项调查中,有学者对1200名女大学生调查发现,其中有531名女性(占总数44.3%)表示曾遭遇性骚扰,不少受害者遭受过两次甚至三次以上的性骚扰。

最著名的当属厦门大学历史系博导、考古学专业知名教授吴春明被学生在网上匿名举报“诱奸”多名女生事件。也许因为得手太过容易,以致在调查中其本人“连睡几个都没搞清楚”。这个在照片上看有些其貌不扬甚至猥琐的考古学教授,用来引诱和平息受侵女生愤怒的最大办法,似乎就是利用手中“资源”,答应帮助女生发表文章或考研。甚至他开房的费用每次都可以报销。

所以,我们应该反思,目前对学生和教师的培养、考核中,学校的行政意图过于强烈,学生没有学生自治委员会来保护自己的利益。特别是在学校、教师、学生中,学生是先天的弱势群体,在学生评价方面很容易面临不公平。而在学生毕业、保研等方面,教授的职权过大,有人就会利用这些对学生行使威权。在西方一些国家,学生与教师的师生恋都在禁止范围之内,已婚教授更没胆量诱奸大学女生。我们很有必要问一问,这样的事件仅仅是发生在一校之内的丑闻吗?大学治学的泛行政化方式一日不改,高校里就可能随时潜伏着面目可憎的“教授学者”。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16-2018 上海女性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yuwenaa@126.com